•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乱世红颜

    发布时间:2019-08-18 00:00:15   



    龙云杉骑着同样是披着赤霞铠甲的战马,自黑甲洪流前方掉头向着慕容嫣月


    乘坐的马车走去。




      一人一马全部披着赤霞般火红色的铠甲,时值正午,灿烂的阳光倾泻在他们


    的铠甲之上,绚烂的铠甲绽放出耀眼的光芒,绚烂的霞光将这一人一马衬托的犹


    如天神。




      御林军的精锐将士看着犹如战神般的王爷,纷纷投来崇敬的目光,一股莫名


    地豪情自心中蔓延至全身,似乎在这个人的带领下,即便是拥有上百万凶悍蛮兵


    的南蛮,也会在他们的铁蹄之下灰飞烟灭。




      龙云杉并对这些目光做出多大反应,只是微微颔首示意,那些个御林军的精


    锐铁骑见到王爷示意,似乎几天来的疲惫都一扫而空,纷纷直立起身躯,斗志昂


    扬地骑在战马上。




      龙云杉很快便来到了不远处的豪华马车前,听着里面不断传出的满含着低落


    与伤感的琴音,眼中怜惜的神色也是愈加的浓郁。




      他将战马交与身边的亲卫,独自登上马车。




      这辆马车原本是专门为太子随帝出巡而打造的,奢华的简直过分,或许它已


    经不该叫做马车了,简直就是一座移动的小型殿宇。




      马车光车身便高约十几尺,也就等于现在的四米高,长约四十多尺,大约等


    于现在的十五米长,马车上的车撵几乎是按照房屋一比一的比例建造而成的,马


    车也不是传统的两个轮子,左右的轮子加起来有十八个,轮子很宽很厚,而且全


    部包裹有厚厚的皮革。




      马车走在宽大平坦的驰道上,几乎感觉不到一丁点儿的颠簸。当初龙云杉曾


    经斥责过马车的建造者太过奢侈,但是现在他觉得当初的建造者实在应该重重地


    赏赐。




      上了车,车前赶车的两名侍卫立刻起身行礼,龙云杉推开撵车的门,只见一


    位身着粉色宫装长裙的丽人斜坐在窗前,隔着轻纱布幔有些出神地看着窗外朦胧


    的景色,一双修长白嫩的玉手在其面前的古琴上有节奏弹跳着,有些悲伤的琴音


    不断地传出。




      绝世的容颜有些黯然,带着那么一点儿伤感、那么一点儿自责、还有几乎看


    不出的哀怨,更多的却是自怨自怜地凄苦!




      龙云杉的心有些揪痛,原本她只是一个受尽宠爱的小郡主,无忧无虑,天真


    散漫,但是就因为上一代的仇怨,导致她受此打击,迅速地成熟起来。




      无情地圣谕,割裂了她和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家族,而她的家族也不敢违逆圣


    旨,这就等于被家族所抛弃,被亲人所抛弃,这种打击对于她来说还是严重太过


    了。




      她身边的小丫头姗儿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家的郡主。见龙云杉进来了,她也


    未敢像以前一样怒目而视,赶忙行礼。




      「王爷!」慕容嫣月被她的行礼惊醒过来,也是站起身就要盈盈下拜行礼,


    但是龙云杉快不来到她面前,托住她柔若无骨的身体,阻止她的行礼。




      「我们之间还用得着这么客气吗?」龙云杉柔声道。




      「王爷!这是在军中,礼数是不能坏的!」慕容嫣月轻声说道。




      「算了,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不过以后见到我不要再下拜行礼了,知


    道吗?」龙云杉也不愿强求,只得无奈的说。




      「月儿知道了,王爷!」慕容嫣月轻笑,但是龙云杉总是觉得这笑声里面夹


    杂着强颜欢笑的成分。




      「呆在车里面闷不闷?」龙云杉伸手抚摸着慕容嫣月柔和的脸颊,白皙如玉


    的肌肤传来的细腻丝滑让他有些不忍放手。




      「不闷!」慕容嫣月轻轻地摇头,任由龙云杉抚摸着她的玉颊。




      「我带你出去看看这周围的景色如何?」龙云杉看着慕容嫣月清澈如水、晶


    莹剔透但却有些黯然的眸子,询问道。




      「现在是在军中,你是一军主帅,怎么能丢下军队和自己未过门的王妃跑去


    游山玩水呢?」慕容嫣月有些嗔怪的说道。




      「谁说一军主帅就不能游山玩水的!我们的目的地是云梦泽三洲之南的南蛮


    军队,现在只是行军而已。」龙云杉满不在乎的说。




      「我真的没事!」慕容嫣月强笑。




      「别再强撑着了,你的琴音已经出卖了一切,音律中透露出的情绪让我很担


    心,我喜欢看你发自内心的笑,而不是这样的强颜欢笑。走吧,我们出去!」龙


    云杉有些霸道的说着。




      「月儿没事!王爷你不用担心!」慕容嫣月笑了笑。




      「啊!王爷你干什么?放我下来!」慕容嫣月又急又羞的说道。




      龙云杉打横一把抱起慕容嫣月,一言不发地向着车门走去,怀中的慕容嫣月


    不住地挣扎,但是她一个不会武功的娇滴滴的女子那里是龙云杉的对手,挣扎无


    果之后,慕容嫣月小声哀求道:「王爷!你放我下来!这样出去的话嫣月以后就


    没脸见人了!」




      「怕什么!你是我的未来的王妃,王爷抱着王妃出去,谁敢说什么!」龙云


    杉对她的话置之不理。




      径直地走到马车门前,门口的侍卫主动地将门打开,但是情景却让两个人满


    脸呆滞,只见他们一向作风严谨的王爷居然抱着自己的王妃就这出来了,但是旋


    即就反应过来了,立刻眼观鼻鼻观心。




      慕容嫣月气急,但却是无可奈何,只得将头深深地埋进龙云杉的怀里,躲着


    不敢见人。




      龙云杉抱着慕容嫣月骑上亲卫牵过来的马,让慕容嫣月侧坐在自己前面的马


    鞍上,幸好马鞍比较大,正好够两个人乘坐。




      然后对着身边的亲卫说道:「传令下去,今天停止前进,原地宿营,明天再


    前往枫州城休整!」




      「是!王爷!」亲卫行礼传令而去。




      「月儿!我们走,我带你去看看这枫州地界的风景!」龙云杉纵马脱离大军


    向着驰道另一边的山峦。




      莫悠然无奈地看着远去的身影,转头对着身后的侍卫长廖柄寒吩咐道:「你


    带着亲卫营的一队骑兵跟上去,据情报显示这里好像有一股山贼!好像还挺有意


    思地,不知王爷能不能遇到!」




      「是!亲卫营今天轮值地跟我来!」廖柄寒对莫悠然后面的话语很不解,山


    贼还能有什么意思,但是也没多问,带着几十个几乎武装到了牙齿的御林军亲卫


    营骑兵追了上去。




      但是他们也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地吊着。




      山风习习,风中夹杂着阳春三月的花香,让人心醉不已。




      两人一马不急不慢地顺着山路来到枫州地界有名的火枫山,此山到处长满了


    枫树,而且几乎全都是千年古枫,高耸入云,每当秋季来临,火红的枫叶落的满


    地都是,将整座山都渲染成了火红色,绚烂无比。于是当地人便将这座山称作火


    枫山,而枫州的地名也是由此而来。




      慕容嫣月自从出来后就一直窝在龙云杉的怀里不敢抬头,羞红的玉颊紧紧地


    贴在冰冷的铠甲上。




      「月儿!我们已经脱离大军了!这里就我们两个人」龙云杉低头对怀中的人


    儿说道。




      「王爷!以后您不能这样!」慕容嫣月抬起头娇嗔,光洁无瑕的面容已经是


    羞得通红,连精致的耳垂都红润诱人。




      「呵呵!下不为例!」龙云杉轻笑。




      「王爷!这是哪儿啊?」慕容嫣月稍微平静了一下心境,抬头看了看周围高


    达几十米的枫树,开口问道。




      「这是火枫山!这里秋天的枫叶可是枫州一大美景,只可惜现在是春季,我


    们看不到!」龙云杉略有些遗憾地说道。




      「这里这么多的古枫树,秋季火红的枫叶飘落的时候一定很美!我从来没看


    过这么高、这么多的枫树」慕容嫣月看着现在青翠欲滴的枫叶,不禁联想起秋季


    时的美景。




      「你要是想看的话,秋天的时候我带你来看。」龙云杉看着这张带着些许向


    往的容颜,感受着怀中人儿身上淡雅的馨香,这几天有些焦躁的心绪也是平静了


    不少,搂着慕容嫣月柳腰的手也收紧了些。




      「不用了……王爷您还有三洲的事物要处理,不可以在月儿的身上浪费时间!」


    慕容嫣月皎洁眸子变得有些黯然,似乎是想起了皇宫的事。




      「有什么事比你还要重要?以前我只是一心想要辅助父皇铲除王族世家的威


    胁,而后带兵抵抗契丹,扫灭南蛮,开创出天启的太平盛世,这是我在碰到你之


    前最大的人生目标。」龙云杉看着远处连绵的山脉,眼神深邃。




      「那碰到我之后呢?你……你放弃了这些目标?」慕容嫣月有些犹豫地问。




      「谈不上放弃,只是这些看似宏伟的目标变得不是那么重要了,或许我现在


    能够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的皇帝会为了博美人一笑而不惜以整个天下来换。」龙


    云杉看着有些忐忑的慕容嫣月,轻笑道。




      「可那些都是一些碌碌无为、甚至是昏庸无道的亡国之君啊!王爷如果您变


    成这样,嫣月岂不是天启的罪人,果然是红颜祸水么!」慕容嫣月的眸子越发的


    暗淡了。




      「那些东西又怎能比得上你重要,男人这一生所为的,不是那如画的千里江


    山,也不是那万人之上的尊崇,而是心爱的人那醉人的笑靥,这比任何东西都来


    得重要,不是吗?」龙云杉搂住慕容嫣月,轻嗅美人香,语气温柔醉人。




      江山再美,也无法媲美佳人的倾国容颜;




      江山再大,也敌不过美人的嫣然一笑;




      江山和美人始终是摆在男人面前的一道艰难选择题;




      龙云杉对此给出了一个令许多人不屑、许多人钦佩、许多人扼腕叹息、许多


    人叹为观止的惊艳答案。




      如果他不这么做,在皇帝的鼎力支持下,就算是王族和世家倾力反对,皇位


    也是非他莫属,况且实力最强的楚氏一族还不一定反对,所以虽说王族世家权倾


    朝野,但是皇帝终究是皇帝,皇权一千多年都没有改变过,又怎么偏偏会在这个


    时候改变。




      王族世家权力再大也是臣子,臣子的权利终究还是皇帝赋予的,即便他们有


    着封地,但是天启几十个州,区区几个州又能如何。他们最多是影响皇位的候选


    人,但是决定权还是在皇帝的手中。




      龙云杉如果宴会上不挺身而出,那么皇位非他莫属,虽说即位之后会面临着


    各种的阴谋兵变,但是有着皇权的他又怎么会输。但是他没有选择这条路,他选


    择自己去争取,而不是继承。




      「月儿一个普通女子又怎值得王爷如此,要不是我,王爷也不会落到如此境


    地,都是我的错!」慕容嫣月哭泣。




      「傻丫头!这怎么回事你的错呢?」龙云杉心疼的用双手将其紧紧地搂住,


    任其在自己的怀中哭泣,一边劝慰道。




      「要不是我惹怒皇上,王爷您也不会被剥夺太子之位,被陛下罚到云梦泽当


    王爷。不是吗?」慕容嫣月泪眼朦胧地看着龙云杉,反问道。




      「你认为父皇会为了你发这么大脾气吗?」龙云杉笑道。




      慕容嫣月止住哭泣,有些不解地看着龙云杉。




      「或许父皇是察觉到了什么吧?我和父皇这几年来对王族世家的弹压已经引


    起了他们的不满,或许在不久的将来就会有战祸,而帝都必将是战祸的中心,父


    皇的意图便是让我在云梦泽积蓄军力,在关键时刻祝他一臂之力吧?」龙云杉有


    些感慨的说道。




      「那皇上在帝都岂不是很危险?」慕容嫣月也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自然一


    点就通,但旋即便开始担心起来。




      「父皇无缘无故打伤了你,还几乎将你逐出慕容世家,你不恨他?」龙云杉


    有些好笑地看着怀中的女子。




      「根据王爷的话看来,皇上也是有他的苦衷!想来皇上也是不得以吧!而且


    这也让我明白,和大家族的利益相比,亲情是多么地不堪一击」慕容嫣月叹道。




      「放心吧!父皇应该不会有事,父皇可是八阶高手,全天下也是一手可以数


    得过来的,况且王族世家也不敢违背组训,做出弑君的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即便


    真的起兵,最坏的情况也是软禁。」龙云杉微笑着安慰。




      「不过月儿,有件事我要问你。」龙云杉忽然想起了什么。




      「什么?」慕容嫣月好奇道。




      「你有修习过什么功法吗?」龙云杉有些不解地问道。




      「功法?没有啊!我从小就只学习琴棋书画,从不习武!」慕容嫣月回答的


    很肯定。




      「没有?不可能啊!那你体内为什么有一股强大的白色气息,嗯……略带有


    一丝冰寒的气息!就是这股能量护住了你的各个要害部位,不然当时即使是我挡


    住了绝大部分父皇的攻击,剩下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你再仔细想想!」


    龙云杉皱眉道。




      「可是我真的没有修习过任何功法啊!」慕容嫣月好看地皱起了黛眉,不解


    地回答。




      「这就奇怪了,这股能量几乎已经和六阶高手不分上下,只不过你还不会用


    而已,我修炼了十几年也不过才七阶,你从未修练过体内居然有不下于六阶高手


    的内力!」龙云杉用一种不解地眼光看着怀中娇弱的女子,谁也不会想到这么一


    个娇滴滴的女子体内居然会有这么庞大的力量。




      「我想起来了,父亲说过我出身的时候冰魄宫一个宫主正好路过,不知道是


    不是她的关系!」慕容嫣月说道。




      「冰魄宫?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这股能量怎么这么熟悉,原来和姨母来自


    同一个地方!」龙云杉恍然。




      「姨母?」慕容嫣月好奇地问道。




      「……嗯……一般人可能不知道,冰魄宫其实和朝廷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每一届的宫主都是皇室或者王室中人,这是自太祖皇帝传下来的。」龙云杉娓娓


    道来。




      「冰魄宫这么久远?」慕容嫣月惊叹。




      「冰魄宫表面上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超级门派,但是却是朝廷为了对抗魔教


    和监督武林各大门派所扶持的门派,每一届的宫主都会从王族中挑选出一位才能


    卓绝的女子作为下一届宫主的候选人加以教导。不过这个秘密几乎没有人知晓,


    一切都是暗中进行。」龙云杉继续解释。




      「那么我体内的这股内息就是冰魄宫宫主留下的?」慕容嫣月问道。




      「应该是吧!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姨母会将冰心彻骨神决所修炼成的内息


    传入你体内,而且居然十几年都没有消散!这一点让我很不解!」龙云杉有些好


    奇地看着慕容嫣月。




      「对了,你母亲是谁?」龙云杉忽然问道。




      「我母亲就是慕容夫人啊!」慕容嫣月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眼光看着龙云杉。


      「哦……我是说你母亲现在如何?或者说现在在哪?」龙云杉有些讪讪的问


    道。




      「……我已经很久没见过母亲了,母亲在我七岁那年就离开了,每次我问父


    亲,父亲都是沉默不语。」慕容嫣月刚刚有些光亮的眸子迅速地黯淡了下去。




      多年缺少母爱的关怀,如今又是几乎被家族被迫地遗弃,这对从小受尽宠爱


    的她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抱歉,我不该提起的!」龙云杉满含歉意的说。




      「没什么……」慕容嫣月强笑着,但是很快便抱着龙云杉哭了起来,似乎是


    要宣泄这几天来的种种委屈。




      「哭吧!哭吧!哭出来会好受一些,这一切本就不该让你来承担,以后我绝


    对不会让你受此委屈。」龙云杉搂紧怀中的人儿,轻声安慰道。




      山风轻轻地吹着,山峦之间静悄悄地,只有女子轻泣和男子的劝慰之声回荡


    在山间。




      微风起,一片枫叶飘起,起起落落,像是大海中的浮萍,不断地飘扬,飘过


    大山的阻隔。




      但是,平静很快被打破。




      「无耻之徒,快放开她!」一声带着怒气的女子娇喝传来,伴随着大队的马


    蹄声。




      「嗯?」龙云杉回头看了看,一位身着火红色皮衣的骑马女子隔着不远的向


    他喝道,其身后大约有三十多个骑着马的人,正全速向其靠近。




      渐渐临近,龙云杉将女子的样子尽收眼底,女子身材火辣至极,上身穿着一


    件紧身的火红色皮装,胸前被皮衣紧紧包裹的两个高耸的玉女峰呼之欲出,让人


    垂涎欲滴。




      小蛮腰上系着一根黑色的皮带,紧身束腰,越发显得身形婀娜,曲线诱人,


    再向下便是包裹在火红色短皮裤中的浑圆饱满的美臀,随着起码而一颤一颤,连


    带着胸前的波涛汹涌,当真是臀波乳浪。




      她修长矫健雪白的大腿上穿着战士才用的长筒皮靴,,把膝盖和一段雪白修


    长的大腿裸露在外,大腿上绑着一个皮带,上面插着一把匕首。充满活力的胴体


    裹在火红色色的紧身皮装中,就像飞鹰般矫健。




      这女子生的明眸皓齿,花容月貌,瓜子脸蛋儿极美,睫毛纤长,衬托着水汪


    汪的美眸宛如一泓秋水,胸前挂着一串洁白的珍珠项链,莹莹光华掩映着如花娇


    容,越发明媚眩目,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儿。




      她身段儿凹凸有致,极为惹火,火红色的野性皮装,踏马扬鞭,英姿不让须


    眉,端的野性与明媚并存。




      虽说比起慕容嫣月绝世的容颜还有些不如,但是那份火辣的野性却是很好地


    弥补了这分不足,让见惯了宫中温柔婉约的大家闺秀的龙云杉,乍见这么个野性


    火辣的美女,很有那么种眼前一亮的惊艳感觉。




      慕容嫣月早已止住哭泣,看着不远处的火辣女子,看了一会儿,目光从她布


    满怒气的脸上转移到胸前两团硕大的高耸,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又偷偷低头看了


    看自己的胸前,再确定了似乎也不比那名火辣的女子小多少之后,有些悄悄地松


    了口气,旋即又羞涩地低下了头,俏脸上浮上两朵红云。




      「这位姑娘,请问我有那里得罪你了吗?」龙云杉知道是她误会了,不过也


    没有解释,故意茫然地问道。




      「哼!你们这些朝廷的兵将,不去抵抗南蛮北虏,反而跑到这里来强抢民女,


    简直该死,识相地就乖乖放了你怀中的女子,不然本姑娘饶不了你! 」火辣女子


    怒气冲冲地说。




      原来,这名身材火辣的红衣女子正出来巡视,却看到一名穿着很耀眼铠甲的


    朝廷将领正抱着一名哭泣的姑娘,也没有多想就直接将其划归到强抢民女的范畴


    里了,于是便当仁不让地率领人马赶了过来。




      「哦?姑娘凭什么说我强抢民女呢?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带妻子出来游


    玩难道有错吗?」龙云杉忍住笑意回答道。




      「未过门的妻子?你当本姑娘是傻子吗?你一身戎装,一看就是在行军的途


    中,军中不得带家眷难道本姑娘不知道吗?」女子并没有被龙云杉的随意的解释


    所迷惑,反而揪出其中的漏洞,显然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女子。




      「我……」龙云杉还想要解释,但是红衣女子显然不再给他机会,一心想要


    救出他怀中的女子。




      「上!抓住他!」女子左手马鞭一杨,顿时几十个骑手便围了上来,一个个


    凶神恶煞,吓得慕容嫣月赶紧躲到龙云杉的怀里。




      「大胆贼子,休得猖狂!」远处再次传来马蹄声和侍卫长廖柄寒的怒喝。




      火红皮装女子转头一看,只见不远处几十个人马全是黑盔黑甲的骑兵正向这


    边火速杀来。见对方人并不多女子也没有慌乱,右手自腰间的刀鞘中拔出一把雪


    亮的弯刀,口中命令道:「全体后转,准备迎敌。」




      几十个骑手舍弃了龙云杉,迅速聚拢到女子周围,与到来的骑兵对峙,人人


    手拿马刀,严阵以待。




      「冲!」女子转头看了看微笑的龙云杉,暗想这家伙是什么来头,居然有装


    备如此精良的骑兵护送,但是也并未多想,迅速下达了冲锋的号令。




      几十名骑士整齐划一地纵马飞奔,队形错落有致,隐约之间有着精妙无比地


    配合,显然训练有序。




      龙云杉见这些表面装备一般地山贼竟然有如此骑兵队列,不由得起了好奇之


    心,便对着廖柄寒大声喊道:「射马!」




      红衣女子见他喊了着一句,恶狠狠地回头瞪了龙云杉一眼。不过她也没有太


    过在意,毕竟廖柄寒的骑兵和她们相隔上百步,这不是一般弓箭手就能射中的。




      在她看来,朝廷的骑兵除了北方边关几州的骑兵凶悍之外,内陆的骑兵全都


    是摆设,和她平时劫掠的朝廷骑兵一样,不堪一击。这几十个装备精良的骑兵在


    她眼里就是给她们送装备来的。




      但是事实很快就击垮了她,只见廖柄寒右手长剑举起,口中高喊:「弩!」


    几十个骑兵整齐划一地拿起战马一侧已经上好弩箭的弩,举起瞄准,但是胯下的


    马却没停。




      「第一队,射!」廖柄寒手中长剑迅速挥下,约有二十个亲卫营骑兵将弩箭


    射出,「嗖!嗖!嗖!」森冷的箭头绽放着幽光向着几十个冲过来的骑士飞去。




      「噗、噗、噗」冲在最前面的二十个骑士的马匹全部中箭,而且几乎全是头


    部中箭,顷刻间倒地不起,马上的骑士也被摔下马来。




      「第二队,射!」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无情地羽箭再次飞出,一样的场景


    再次显现,只是两拨弩箭,身材火辣女子身边便只剩下几个亲卫骑兵,其余的全


    部从疾驰的马上摔了下来,倒地呻吟。




      红衣女子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她从未见过射的这么准的箭羽,这之间相隔上


    百步,虽说弩箭易于瞄准,但是如此地精准,还是让她难以接受。尤其是在她眼


    里不堪一击的朝廷内陆骑兵。




      这些人虽然只是一些流寇,但是已经被她大哥收服,加以严格地训练过,岁


    不敢说百战百胜,但是对付朝廷内陆一般的州县骑兵还是绰绰有余!但是现在几


    十个人居然被几个呼吸之间就放到。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面前的这些骑兵可不是一般地骑兵,那可是从全国最精


    锐的军队御林军中再次挑选出的太子亲卫,天下间除了皇宫的大内侍卫,单单从


    卫队来说,这绝对是最精锐的。




      咬了咬牙,红衣女子对身边的几个人说道:「大家准备,我们冲出去,只要


    出去了,便让大哥带人来灭了他!」




      「这位姑娘,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不要动,不然你那匹马可就要重蹈他们的


    覆辙了,而且我不敢保证我的侍卫长是射你的头还是射你的马!」沉默了一会儿


    的龙云杉终于开口道。




      「你这个混蛋!我杀了你!」被龙云杉一提醒,红衣女子才注意到正主在这


    好好的没动,只要抓住他,应该就能出去了。




      红衣女子迅速改变策略,挥刀向着龙云杉杀来,威风凛凛,英姿勃勃,当真


    是巾帼不让须眉。




      「想要抓住我,难度可不小!」龙云杉微笑,稳坐马上,岿然不动。




      红衣女子几个呼吸之间便到了龙云杉的面前,在其挥刀之际,终于是看清了


    龙云杉包裹在头盔里面的英俊面容,让她心中莫名地一颤。




      再看清了慕容嫣月的倾国容颜之后,几乎呆滞地说不出话来,尤其是这张绝


    世的容颜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反而还有着那么一丝幸福的感觉,虽然有些梨


    花带雨。




      这时的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搞错了!」但是手中的弯刀已经狠狠地挥了


    下去,收之不及。




      龙云杉面对着这锋利的弯刀,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伸出一只手,将迎面的弯


    刀用两只手指夹住,弯刀再也不能前进分毫。




      「这位姑娘,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的山寨在那?」龙云杉微笑着对近在咫尺的


    红衣女子说道。




      「想找我们的山寨,别妄想了,本姑娘就是死也不会告诉你这个混蛋!」红


    衣女子虽然表面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心中却是惊讶不已,这个家伙居然仅仅用两


    根手指就防住了自己的弯刀。




      要知道,自己不久前已经突破四阶桎梏,一跃成为一名五阶高手,天启疆域


    何其之大,但是五阶高手也不是市场上的大白菜,说有就有的。




      一名五阶高手足以空手抵挡一百名装备精良的精锐士兵的攻击,在天启武林


    之中,也就一些大的门派能够拿得出手,一些小的门派最高的也不过才四阶。




      五阶和四阶就是一个分水岭,突破五阶就有了更进一步的资格,就是进军六


    阶也不会有太大难度,一般的五阶高手只要花上十几二十年的时间几乎都会突破


    成为六阶高手,而一些资质卓绝的天才更是迅速。




      而且要是有了高级的功法,或者服用一些可以增加内力的天才地宝更是会缩


    短这一时间。天启皇族秘传的『天炎启龙决』便是一门绝世奇功,加上皇族的各


    种天才地宝,才造就了皇室成员的卓绝武功,不然即使龙云杉资质卓绝,也不会


    这么年轻就是七阶高手。




      红衣女子年纪轻轻就是五阶高手,其资质自不必说,功法虽然比不上一些超


    级门派的绝世奇功,但是也是一流的功法,这给了她十足的信心,五阶高手足以


    在军中成为一名万夫长。




      但是今天她却被一名她认为是恶棍的家伙一招制服,就是想把刀收回来都不


    行,这让她很是气恼。




      「那就怪不得我鲁莽了!」龙云杉收敛笑容,夹住弯刀的手指一震,便将刀


    夺了过来。




      红衣女子只觉得手臂一麻,弯刀便脱手而出,旋即便架在了自己如天鹅般雪


    白的脖子上,她都能感受到刀上传来的冰冷。




      「怎么样?服不服?」龙云杉笑着问道。




      「哼!要杀就杀,何必多言!」红衣女子愤愤道。




      「这么漂亮的姑娘杀了岂不可惜,留着当侍女也不错,以后给我端茶倒水捶


    背捏肩多好!你说是不是?怎么样山寨在那?」龙云杉调笑道。




      「可恶,想让我做你的侍女,妄想!不管你怎么侮辱我,我都不会告诉你山


    寨的位置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想剿灭我们山寨,没门!」红衣女子气的牙直


    痒痒,恨不得在龙云杉的手上咬一口。




      「这位姐姐,王爷不是想要剿灭你们山寨,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叫侍卫们留手


    了,他只是想要收服你们而已。」红衣女子正欲和龙云杉拼命之际,慕容嫣月柔


    柔的话语传来,让她顿时停了下来。




      「收服?」红衣女子恶狠狠地看着龙云杉。




      「也就是说你们愿意做我的手下吗?」龙云杉解释道。




      「做梦!」红衣女子恶狠狠地说道,不过配上她的容貌却没有一点儿凶狠的


    样子。




      「做梦?难道你想被朝廷大军剿灭吗?全家都发配到边关做奴隶?」龙云杉


    故作凶恶的说,但是他那副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坏蛋在诱导小姑娘。




      「咯咯!」慕容嫣月清脆的笑声说明诱导很不成功。




      「你这个混蛋!」红衣女子没有多余的话语。




      这时,红衣女子身边剩余的人也全部被抓了起来,倒不是他们不敢反抗,但


    是主子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了,他们也只得束手就擒。




      「走吧,这位姑娘!本王请你去我的军营做客如何?」龙云杉伸手点了红衣


    女子的几处穴道,封住了她的内力,然后笑着问道。




      红衣女子牙咬的蹦蹦作响,恨不得把龙云杉吞下去,才能一解心头的怨气。


    但是奈何全身软绵绵地,使不上一丝一毫的力气。




      「王爷!您没事吧?」廖柄寒纵马来到龙云杉身旁。




      「来的正好,带这位姑娘去我军大营转转,她已经被我封住了内力,就不必


    再做囚禁。还有走的时候留下消息,留下标记点明我军大营位置,让她们山寨的


    人前来一嘘。」龙云杉吩咐道,一边说一边看着红衣女子的反应。




      红衣女子眼中几乎要喷出火焰,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穿着耀眼赤霞铠甲的家伙


    烧死,才不管他是不是什么王爷。




      「走!回营!」龙云杉一看既然慕容嫣月心结已经解开,还抓到一个大美人


    儿,说不定还能钓出什么人来,顿时心情大好,手一挥,一行人向着营地走去。




         ***? ?? ?? ???***? ?? ?? ?? ?? ? ***? ?? ?? ?? ???***




                   帝都皇宫




      一座雄伟奢华的金殿内,天启当代皇帝龙擎天坐在中央的御座上,下方蜜金


    色的地板上跪了几名全身包裹在黑衣黑袍里的人。




      「查的怎么样了?为什么就剩你们几个了?」龙擎天问道,威严地面孔不带


    有一丝一毫的感情。




      「陛下,我们潜伏在几大王族和世家的密谋之地,探听到他们正在秘密筹划


    兵变,想要逼陛下您退位,扶植新皇上位,以图彻底绝灭陛下削藩的意图。但是


    在撤退时被人发现,我等奋力死战,再付出了十几人的代价之后,终于是逃了回


    来!」一名看起来是头领的黑衣人回答道。




      「哦?是什么人竟然能让你们损失惨重,居然只有三名六阶暗卫回来,损失


    了两名六阶和十几名五阶暗卫,这个损失可有些大了。」龙擎天表面根本看不出


    一丝的怒火,只是语气有些严厉。




      「回陛下,在外围的护卫中有着一名七阶巅峰高手,而且除此之外还有其他


    七阶高手,保守估计也有两位,还有十几名名六阶护卫,我等死战不下,只得留


    下一部分人拖延,我等拼死突围将情报传出。」那名暗卫首领急忙回答。




      「七阶护卫?几大王族世家的底蕴还真不浅呐!朕倒是小看他们了,居然敢


    谋反,活的不耐烦了!」龙擎天有些发怒的说道。




      「陛下!还有一事!」暗卫首领抬头看了看皇帝的脸色,犹豫了一下还是出


    声上报。




      「什么事?」




      「那名七阶巅峰的高手,似乎是十八年前魔教的的四大长老之一的幽冥长老


    月冥,就是他和另一名七阶高手杀了我们两位六阶暗卫。」




      「什么?居然有魔教的踪迹,可恶,这帮阴魂不散的家伙,十八年前还没有


    将他们消灭殆尽吗?」龙擎天一直波澜不惊的威严面孔终于有了一丝惊讶,但是


    更多的却是恨意。




      「据暗卫回报,京都似乎发现了魔教的踪迹,但是似乎有人为其掩护,让暗


    卫一直未能追踪到。」暗卫首领有些不确定地说。




      「传令下去,所有暗卫全部出动,给我查清楚帝都到底有没有魔教的存在,


    一旦发现,毋须回报,就地格杀,让你们的大统领亲自出动,一定要把这帮阴森


    森的家伙抓出来。」龙擎天的语气中带上了浓重的杀气。




      「是!陛下!」三名暗卫齐声应是,随后诡异地消失不见。




      「魔教,你们终于出来了吗?这一次就算我无法彻底地消灭你们,但是既然


    你们出现了,就别想再隐匿了,在不久的将来,等着灰飞烟灭吧!」龙擎天自言


    自语的声音回荡着在空荡的大殿中,久久不息。




                    沧云宫




      「那几只老鼠杀光了吗?」龙沧溟一边享受着身后月芊媚的按摩,一边对着


    脸色很不好的月冥发问道。




      「没有,让他们逃了三个,主要是那两个六阶的家伙拼命阻挡,拖住了我和


    另一个楚氏一族的七阶护卫,加上他们的功法狠辣阴毒,招招布满杀气,着实费


    了不少功夫才解决。」月冥虽然对自己孙女的行为很不高兴,但是只是按摩的话


    也还能接受,当然他是不知道两人之间的事情,不然肯定会和龙沧溟拼命。




      「废物!三名七阶高手,十几名六阶高手,还有一干四五阶的护卫,居然让


    这些父皇的暗卫逃了,也不知他们偷听了多少内容,一旦父皇发怒,那么楚氏一


    族、齐氏一族和东方世家都会遭殃,你们魔教到时候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龙


    沧溟怒骂。




      「齐氏一族的七阶高手并没有出手,为了防卫还有其他暗卫的刺杀,他一直


    呆在几位族长的身边。」月冥强忍怒气地解释。




      「这个笨蛋,他难道不知道暗卫从不会做和任务无关的事情,而且那几位都


    是朝廷中举足轻重的人,就是父皇也不会轻易杀他们,几个小小地暗卫敢吗?况


    且你以为那几人都不会武功吗?他们可都是名门望族的族长!你以为他们手无缚


    鸡之力吗?」龙沧溟继续痛骂。




      「可恶,看来计划要提前实施了,既然东方世家已经表态,那么我也不惧二


    皇兄了,就算是赵氏一族和西门世家、南宫世家联合起来,我有着两大王族和一


    大世家的支持也不怕他,让你们的人准备吧!等缓过契丹的春季攻势,我们便动


    手。」龙沧溟恨恨地说道。




      「殿下不必多虑,早些动手对我们也有好处,这样一来大皇子便没有充足的


    时间准备,到时候点下可以发兵直逼云梦泽!」月芊媚劝慰道。




      「唉!要不是契丹今年发了疯似地进攻边关几州,让得王族世家不敢轻易调


    兵,这皇位已经是我的了!可恶,我饶不了这帮蛮夷,待我即位之后一定举倾国


    之兵彻底铲除契丹族。」龙沧溟不甘地说道。




      「对了,这一段时间你们魔教不要轻举妄动,最好蛰伏起来,以防父皇的暗


    卫追踪!」龙沧溟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吩咐道。




      「是!殿下,您就放心吧!」月芊媚应答道。




      「三个月,我只需三个月,这一切就是我的了,什么公主、贵妃、皇后,你


    们统统都得伏在我的脚下!你们那尊贵无人亵渎的身体都将是我的玩物,任我亵


    玩,任我凌辱!」龙沧溟的面孔有些狰狞,眼中的欲火几乎喷薄而出。




                    钟流宫




      二皇子龙煜默默地站立在窗前,抬头看着有些昏暗的天空,有些落寞地叹了


    口气,侧着头对着身后的一道黑影说道:「羽儿,难道帝王家都是这么的残酷吗?


    到头来都是兄弟相残、父子反目吗?」




      「煜,别想那么多,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你要想好好地活下去,就必须


    去算计,即便那些人是你的亲人,不然在这个全天下最浑浊的大染缸里,你只会


    被人活活地淹死。」二皇子身后的黑影走上前来,从后面抱住龙煜,语气轻柔地


    安慰道。




      「有时候我真想抛开一切,和你一起隐居到我们相识的那个山谷,不理这些


    阴谋诡计、红尘俗事,开开心心地生活,生儿育女,那该有多好!」龙煜眼神迷


    惘,看着昏暗、阴霾满布的天空,喃喃道。




      「煜,你抛不开的,既然你已经身在帝王家,就肩负帝王命,就算你躲,也


    最终会被逼出来,不得以而走上这条路,而那时你的命运必将多舛,你身边的人


    都将会遭到你无法想象的境遇。只有现在去争,才能为将来打下基础,也算是为


    了身边的人。」黑影搂紧龙煜,语气凄然,既是劝慰也是警示。




      「大哥都能抛开太子之位,去获得自己的真爱的人,我又何尝不能!这个皇


    宫对我来说已经没什么留恋,母妃只是一心地想把我扶上皇位,我在她身上从未


    感受到过作为一个母亲应有的温暖,父皇也只是严厉地教导,亲情,或许只有大


    哥对我的兄弟之情才值得我去留恋吧!可是大哥却也被逼走了。」龙煜握住黑影


    搂住自己的手,有些悲然地说道。




      「煜,我相信你能,从我见到你开始我就相信。你没有亲人关爱,但是你还


    有我,就算天下人都离弃你,我也会永远地陪伴着你,永远永远,不离不弃。」


    黑影忘情地说。




      「不离不弃!不离不弃!」龙煜一直重复着这几个字,心中喃喃自语:「羽


    儿,就算是为了你,我也会去争,为了我们的不离不弃,为了我们能够永远地在


    一起,任何阻挡的人我都会将其扫灭,任何人、任何人!」




      不知不觉得,龙煜握紧黑影的手越来越紧,黑影似乎也察觉到了龙煜的心绪,


    也搂得更紧,两个人在昏暗的灯光下身影显得无比的契合,似乎天生就是一对不


    可分开的恋人。




         ***? ?? ???***? ?? ?? ?***? ?? ???***




      枫州地界,御林军大营。




      龙云杉一行人终于回到了大营,红衣女子见到军中清一色的黑盔黑甲骑兵之


    后,终于明白自己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虽然没见过,但是她曾经听她哥哥提到过天启的几大强军,估计这些军队很


    可能就是号称天启第一军的皇家御林军,终年驻守帝都核心的皇城,总共有十几


    万人,而且清一色的重装骑兵,骑射双绝。




      「可是他们为什么会到这里来,难道是来剿灭我们的?可是一些小有名气的


    山贼怎么会惹来皇家御林军的围剿呢?难道说是那个家伙的缘故?」红衣女子心


    中惊疑不定。




      「怎么样山贼姑娘,本王的军队比起你的山寨如何?你觉得这些军队能不能


    踏平你的山寨呢?」龙云杉看她到处张望,面露惊色,便忍不住出口调笑。




      「你才是山贼呢!你个混蛋!」红衣女子一听到山贼这个称呼,就像是被踩


    了尾巴的猫一样。




      「大胆!敢对王爷无礼!不想活了!」廖柄寒怒斥。




      「没事没事!呵呵!脾气挺大啊!山贼姑娘!」龙云杉笑道。




      「你……」红衣女子咬牙切齿,但还是忍着没说话,她知道不管说什么都不


    会讨到便宜,索性就不再说哈。




      到了马车旁,红衣女子看着这辆豪华的马车娇艳欲滴的小嘴张的大大的,久


    久没有合拢。




      「这位姐姐!进去喝杯茶吧!」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打量红衣女子的慕容


    嫣月看着红衣女子说道。




      「不用了!」红衣女子对慕容嫣月倒是没有什么坏印象,在她看来这个柔柔


    弱弱的小姑娘只是被这个混蛋骗来的。




      「这个军中只有月儿和她的侍女两个女子,你难不成要和一堆光着身子的大


    男人一起去喝酒?」龙云杉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




      「你无耻!哼!进去就进去!」龙云杉和煦的笑容在红衣女子看起来是那么


    的欠扁,如果她能打得过的话早就拳头上去了。




      说罢,竟然自己一个人就这么跳上马车,推开门直直地走了进去。门口的侍


    卫见王爷也没有说什么,自然不敢阻拦。




      龙云杉无言地摇了摇头,像刚才一样抱着慕容嫣月下马也跟了进去,慕容嫣


    月本来想自己走进去,可是当看到龙云杉的毋庸置疑地目光,也只得乖乖让他抱


    了进去。




      慕容嫣月的侍女姗儿看到一个着装野性十足的火辣女子走了进来,刚准备大


    叫,龙云杉便抱着慕容嫣月进来了。




      「见过王爷!郡主!」小丫头乖乖地行礼。




      「不必多礼!」龙云杉将慕容嫣月放下,摆摆手示意。




      「王爷?郡主?」红衣女子惊异。




      「怎么?不像吗?」龙云杉摘下头盔,对着红衣女子说道。




      「哼!」红衣女子冷哼一声继续保持沉默。




      「我复姓慕容名嫣月,不知姐姐芳名?」慕容嫣月率先打招呼。




      「我叫柳菲颖!」红衣女子很豪气地说。




      「人倒是很豪爽,不过名字怎么这么别捏!」龙云杉漫不经心地说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柳菲颖当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这当然和我有关系了,我说了要你当我的侍女的,你……」龙云杉摆出一


    副纨绔子弟的样子,惹得慕容嫣月忍俊不禁。




      「报!王爷,营门外有个叫柳长风的人求见!」龙云杉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外


    侍卫的禀报打断。




      「哥!」柳菲颖惊呼出声。




      「来了多少人?」龙云杉问道。




      「回王爷!只有一个人,莫军师已经前去查看!命小人回禀王爷!」侍卫回


    答道。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侍卫行礼退走。




      「月儿!你呆在这儿我去见见这位柳长风」龙云杉温柔地看着慕容嫣月,柔


    声道。




      「嗯!」慕容嫣月轻笑目送他出去。




      「喂!我也要去!」柳菲颖在后面叫到。




      但是龙云杉并未理睬她,径直走了出去。




      「嫣月妹妹!他到底是谁?」柳菲颖再咒骂了一会儿之后,恨恨地问慕容嫣


    月,称呼上直接也没客气直接叫了妹妹,惹得小丫头姗儿直撅嘴。




      「他叫龙云杉,原来的天启太子,现在的云梦亲王!」慕容嫣月很是平静地


    回答道。




      「原来是他!」柳菲颖的脸色有些古怪,显然经过这几天的传扬也知道了帝


    都发生的事情。




      「王爷!」在龙云杉下了马车之后,一名暗卫浮现,跪下禀报。




      「说!」龙云杉命令道。




      「……」暗卫起身在龙云杉耳边禀报。




      「边关将领?有意思!下去吧!」龙云杉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暗卫诡异地消失。




      龙云杉快速来到营门口,只见营门前一位青年正和莫悠然相谈,青年一身青


    衣,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气度沉稳,目光炯炯,满脸精悍之色。




      「王爷!」莫悠然和一干将士行礼。




      「不必多礼!这位就是柳长风把?」龙云杉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他。




      「草民柳长风参见王爷!」青年也没有摆出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按规矩行


    礼,倒显得彬彬有礼。




      「到营中详谈吧!」龙云杉邀请道。




      「王爷!舍妹……」柳长风欲言又止。




      「放心吧!令妹正和本王的王妃喝茶呢!我没有囚禁她!」龙云杉说道。




      「多谢王爷!」柳长风有些感激道,这要是朝廷其它官员,他的妹妹这个时


    候就不知会如何了。




                  一行人进了帅帐




      再落座之后,还未等柳长风开口,龙云杉便像是在读卷宗似地说道:「柳长


    风,自小父母双亡,与其妹相依为命,原边关四洲之一的幽州偏将,统领三千幽


    州铁骑,善骑阵,与契丹交手未尝败绩,战功赫赫,本来前途无量,就算是边关


    总兵也不在话下。」




      「但是由于幽州守军统领垂涎其妹美色,故而于两年前遭陷害,不得已率领


    部下三十二人逃到几千里外的火枫山一带,建立山寨!在枫州一带颇有名气,我


    说的可对?柳将军!」




      「王爷既然什么都知道了,罪臣也无话可说,只求王爷善待舍妹和山寨的兄


    弟,罪臣便死而无憾!」柳长风平静地说道。




      「我有说要杀你吗?」龙云杉反问道。




      「那不知王爷有何要求!」柳长风问道。




      「归降我,和本王一起去云梦泽,你的过往罪责一笔勾销!如何?」龙云杉


    目光炯炯地盯着他。




      「王爷太看得起我了!罪臣只是一名逃亡的将领!」柳长风语气有些自嘲。




      「你的父母都是死在契丹人的手中吧?」龙云杉问道。




      「是!」柳长风面色有些痛苦。




      「那你不想报仇了吗?」龙云杉说道。




      「想!我又何尝不想,可是朝中权贵横行,甚至连军中也是如此,当年我要


    是不逃的话,舍妹也难逃毒手,我又拿什么去报仇!」柳长风似乎是陷入了某些


    痛苦的回忆。




      「跟着我吧!我和你保证三年之内必会让你和契丹痛痛快快地交手,直至契


    丹从草原上消失!」龙云杉道。




      「王爷此话当真!」柳长风有些激动地说。




      「绝无虚言!」龙云杉信誓旦旦地说道。




      「从此之后,我柳长风这条命就是王爷的,绝无二心!」柳长风跪地磕头。




      「好!我相信将来契丹必将覆灭在你柳长风的手上!」龙云杉大喜道。




      让柳菲颖非常气愤的是,自己的哥哥居然真的归降了这个原来是太子的王爷,


    带着整个山寨的几千人加入了军中,一起向云梦泽行去。




      而她也不得不天天面对这个她看着非常不顺眼地王爷,虽然经常被哥哥的责


    骂,但是她还是天天和他吵嘴。




      不为别的,就因为龙云杉天天大半时间都会和慕容嫣月呆在一起,而她又很


    喜欢这个刚认识倾国倾城的妹妹,山寨里的人几乎都是男的,女子很少,有限的


    几个也是侍女,柳菲颖和她们几乎没什么话说。




      她和慕容嫣月几乎是一见如故,两人几乎已经是无话不谈,但是每次和慕容


    嫣月畅谈时,龙云杉总是会黑着脸打岔,于是乎两人就会时常吵架,当然结果几


    乎都是慕容嫣月拉着几乎要爆发的她。




      龙云杉也是被逼无奈,自己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看看自己的未婚妻,但是


    每次都会有个人打搅,也就不好和慕容嫣月过于亲近,这让他很是无言。于是乎


    矛盾就产生了。




      就在样不断地吵闹中,大军终于到了目的地,云梦泽三洲之中最大的——梦


    州。




    ? ?? ?真正的乱世,也随着这股大军的来临而开始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