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言情
  • 最新排行

    軟飯王偷情記

    发布时间:2019-06-23 12:15:28   

    人們常說“男才女貌”,這里所說的“才”通常是指才幹和學識。但在今天肉慾橫流的社會裡,有時,男人的“才”只體現在“口”和下面那條命根上,只要口甜舌滑而又天賦異秉,就非但可以搞定富家女,做其軟板王又可當其偷情聖手,左擁右抱,過著驕奢淫侈的生活……

    九七回歸前,我已與內子申請移民加國,因為那裡熟人較多,如果不成,我們會選擇澳洲。

    移民到外地如果不懂英語,彷彿是個啞巴。

    內子是書院妹出身,她的英語不成問題,但我卻差勁,為了學好英話,我唯有到英專補習學校“惡補”。

    內子笑對我說:“你到英專補習英文,希望你不要藉補習為名去找女人,如果被我知道,我是不會原諒你的。”

    我回應她:“新婚時妳的醋味這麼濃,想不到現在妳仍然如此,我服了妳啦﹗”

    她說:“你英俊高大威猛,只要有女人的地方,我對你也不放心﹗”

    其實她這個顧慮也是對的,因為我在她的眼中,并不是個愛情專一的老公。

    在我們婚後的第二年,我就曾經瞞著她搞婚外情,跟電視台一個新進女藝員秘密同居,誰知半年後,卻被她發現。

    她當時對我說:“一次不忠,我可以原諒你,如果再有第二次,你這個董事兼總經理馬上就會被炒魷,希望你好自為之﹗”

    她聽得咭咭大笑,說:“來吧,我就讓你吃掉。”

    說時她隨即一低,半跪半跆的蹲在地上,捧著我的肉棒一口一口的品嘗,她的“吞吐術”令我嘆為觀止,她的櫻桃嘴這時卻竟然像活生生的鯉魚嘴,令我三魂七魄飛上雲霄。

    我倆似乎都是天生淫蕩,當時我們連水床也棄之不用,就雙雙躺在地上大幹一番。

    雖然我事後知道她已不是處女,不過,她那度“玉門”的緊迫,重重疊疊的感受,卻令我如置身於“仙境”。

    最奇妙的是我最初挺進時,她還咬呀切齒的發出“唔……呀”之聲,真是要命,如果我是初哥,肯定頂不住她這樣的淫聲浪語。

    我們先採取男上女下體位,藉著地板較為平硬,令我每次衝刺,都能頂進她的最深處,我感覺到那“傢伙”已經頂到她的子宮頸,她“唔哦”之聲不絕於耳,她的臀部起伏不停。

    大概過了五、六分僮,她忽然來一個騰身翻轉,很快便騎在我身上,來一招“坐懷吞棍”,夾住我的“傢伙”密密吸啜套納。

    不斷搖擺,彷彿要把我的“傢伙”甩脫,但是又好像想它再進一點,她努力的迎合著它的節奏,這種技巧也是我太太所不懂的,真的高低手之別﹗

    正當我快要山洪爆發之際,她突然躍身而起,雙腿夾實我的腰間,然後輕輕將我上半身推下,她借助一雙上臂,將身體向後拗下,她是這麼小心,令我們彼此的上半身呈長方形的臥在地毯上,但我的“傢伙”則仍然緊緊的插在她的體內。

    這時,一切似乎是靜止下來,但我的“傢伙”依然在怒舉著,而爆發的衝動已暫告放緩,不知她是否懂得運用內功,我已感覺得那“傢伙”此時正被一種神奇力量一吸一啜,這種感受,是我平生從未領略過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